写作练习-悠悠路明


引言:本文是小说写作的练习稿,试写了一个片段场景,取自第39页的场景一,回头看感觉与要求仍然有些偏差,希望能够越来越好吧,记于2017.06.04。

1.

在腰越站同好友西野裕太告别后,神原悠不由地叹了口气,轻声对自己说道“要是刚才不答应他就好了。”

回到家后,他连西服都懒得脱掉,便倒在了床上,望着米白色的天花板,想着回来的路上裕太拜托自己的事。

“这个周六没什么安排吧?”通勤火车上裕太停下手机聊天,向神原悠问道。

“唔,暂时没有,怎么了?”

“我就知道,还是小悠靠得住。”

“这是什么话,我可是很忙的啊。”

“忙着喝酒吧。”裕太笑嘻嘻地说。

“一码归一码,什么事?”

“其实是这样的,麻美有个高中同学这个周末要来镰仓。”麻美是裕太的女友,留着清爽的短发,两人在一起大概已经两年多了。

“所以呢。”

“麻美和我这个周末要去札幌,只好麻烦小悠了啊。”

“不要。”

“反正你又没有其他事情。”

“那又怎样,好麻烦。”

“听说那个女生还没有对象哦,小悠不是也没有对象么,”裕太还是一贯地咧着嘴笑着,随后又双手合十,一脸恳求的表情,“拜托了,一定给你带有名的伴手礼回来。”

2.

神原准备洗下脸提起精神,尔后注视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虽然算不上帅气迷人,好歹也能与清秀沾上一点边,怎么工作已经五年了,却仍然没有对象。甚至已经忘记了恋爱的感觉,上次谈恋爱还是在大学里吧,与大自己一级的高桥学姐。

神原与高桥惠里的相识是在开学的社团纳新上,文学社展台前方围着些人,神原站在一旁,默默地读着宣传海报上的俳句。

“怎么样,还不赖吧?”

神原转过身,看见女生的长发随风飘动,眸子里散着澄澈友好的光,竟一时呆住,所幸很快反应过来,略红着脸回道,“恩,意境很美。”

“哈哈,我写的哦,要不要加入我们文学社。”

“唔,好。”

“直接登记在这张表格上好啦,喏。”

就这样,神原进入文学社,并在高桥的不断示好下,两人迅速的交往了。

在他大学毕业,刚刚来到这家出版社的时候,还有几个女同事约过他晚上吃饭,但是后来都没有了下文,一晃已经工作了五年。

神原走回卧室,又留意到桌上的一张婚礼请柬,想起上个月在东京参加寺岛的婚礼。寺岛是神原的大学同学,原本身材有些矮小,工作后则愈发显得臃肿。不仅礼金花去了他为数不多的积蓄,而且结婚对象也是文雅标致的类型,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的焦虑,周围的朋友都步入了正轨,只有他还仍旧止步不前。

五年的时间,职位没有任何调动,就连比他年轻的同事都在逐步赢得课长的信赖,接手更加重要的编辑任务,他却还在整理着琐碎的事务。出版业连年的不景气,使得每个月的薪水只够维持一个人的正常生活,想要换一份工作,却不知道能做什么,剩下的一点闲钱则拿去酒屋买醉,打发着闲暇的生活。

生活是什么时候开始错乱的呢?神原不禁思考着。

与此同时,他收到了裕太发来的千叶幸的号码。

3.

神原悠换上了素色的短袖T恤和短裤,穿着拖鞋走向离家不远的浴池。洗净身体后,便进入浴池中。对面有三个年轻男生在聊天,看起来应该是学生。

究竟要不要打电话呢,还是说跟裕太推脱掉呢。反正这种事还会有其他人乐意去的,目前储蓄不多,事业上不尽如人意,就连外貌也在这五年丧失了原本的吸引力。

那么即使这个千叶长相好看,又有什么理由会喜欢上自己呢,想到这里神原不禁又陷入不安。

对面的男生们谈起了即将到来的修学旅行,要去奈良游玩。神原忽然想到,如果真是去见面的话,要去哪里玩呢,准备吃什么呢,早知道同裕太打听下女生具体的情况了。听着男生们爽朗的笑声,神原轻叹了口气。

从浴池回来的时候,街上已经看不见多少行人,夏夜的镰仓稍有些凉爽,神原抬起头,看到了由织女星组成的夏季大三角,默默地在心里念道,“那个千叶会是什么样子呢?”

神原将头趴在桌子上,右手敲击着桌子,细微的声响在静悄悄的屋子里回荡,考虑着该如何同千叶讲电话,想着好像从没有主动约过哪个女生,不免有些忐忑。大概是期待与自卑混杂在一起,直至深夜他才略感困意。

4.

整个周五的上午神原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没有留意同事结城对他说了什么,课长在会议上的发言也没有记住,好在平时也不发表见解,课长也没有察觉,好不容易才熬到了中午。

他在公园的长椅上吃完7-11买来的便当,事先想了下要说的话,才拿出手机,反复确认了三遍号码是否正确,终于拨通了千叶的电话。

等待的长音响了四声,还好有人接听了,他长舒一口气,如果没有接通的话,想必整个下午他都会心不在焉的吧。

“您好,我是神原悠,请问您是千叶幸女士么?”不知怎的,神原说话有点紧张。

“您好,我是千叶幸。”

“我是宫下麻美的朋友,听说您周末要来镰仓?”

“嗯,我今晚会抵达镰仓的岛津酒店,”千叶又补充说道,“麻美说她周末要去札幌出差,会拜托个朋友过来,我说不用了,自己随处走走就好。真是给您添麻烦了呀。”

“哪里的话,西野是我的好友,这周末正好也有时间。”

“那真是太好啦,还请多关照。”千叶听起来心情不错。

“不知道您想去哪里看看呢?”

“唔,我对镰仓不太熟悉。”

“神社还是海边之类的?”

“神原先生定就好啦。”

“那明天九点在江之岛站见面如何,会不会有点早?”

“可以呀,刚刚好呢。”

“那就见面后再商定去处吧。”

“好的。”

“那,那么明天见。”神原紧张的时候就会稍微有点口吃。

“好的,没问题。”

挂掉电话,神原忽然有了精神,想起原先和惠里在一起时,无论去哪,都是她拿定主意,自己只要回答想法就行,包括那次文学社期间的长野之旅,不免有些感慨,在毕业一年后,惠里同他彻底断了联系,而自己如今的现状,他觉得也已经没有脸面再去主动联系她了。

将千叶的电话添加进通讯录,神原走回出版社。既然刚才已经打过电话,他现在只能等下班后,好好想想明天有什么好去处了。

神原难得的周五没有去喝酒,回家的路上,他收到了裕太的消息,上面写着“麻美告诉我说,你已经联系千叶了,不错嘛,加油小悠。”

“听裕太这个家伙的口气,千叶应该长相不错吧。”

“啊啊,明天会是什么样子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