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田衣良-G少年冬天的战争


前言:硕士毕业最后阶段的这个学期开始了,实验室的座位上,想休息下就读了起来,没想到读了整个晚上,直到读完才安心的回宿舍。想起来写读书笔记已经是很久以后了,记于2017.03.18 北京

  1. 信息

名称 G少年冬天的战争 副标题 池袋西口公园7
作者 石田衣良 译者 江裕真
ISBN 9787208092839 页数 229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 2010
阅读起始 02/21/2017 阅读完成 02/21/2017
评分 3.5/5.0
标签 文学;小说;日本;石田衣良;青春;2010
  1. 作者

石田衣良,原名石平壮一,作家、自由文案工作者,1960年3月28日出生于日本东京,成蹊大学经济系毕业。石田衣良作品题材广泛,包括青少年犯罪小说、经济犯罪悬疑小说、情欲小说、爱情小说等。其中,《池袋西口公园》获第36届All读物推理小说新人奖;《14岁》获第129届直木奖;《不眠的珍珠》获第13届岛清恋爱文学奖。他被评论界誉为“捕捉现代感觉的妙手”,作家曾志成则称呼他为“作家贵公子”。

  1. 纲要

1) 要町电话男

开端:独居老人自杀,原因是遇到转账诈骗。主人公真岛诚接到自称是支持打工族、尼特族自立的非营利组织法人的电话,拜托拯救某个青年,使其脱离涉及转账诈骗的非法活动社团。

委托:小鬼(高槻阳儿)随后打来电话,两人约定了见面地点时间,但是见面前其打电话表示害怕见陌生人,后透露是自己电话假装了法人男子,最后两人约定分别在公园长椅坐下电话交谈。原来,阳儿原本认为诈骗并没有骗光所有钱,只是给老人们教训,学会“不能轻信别人”,但是直到发生了自杀事件,才非常后悔,希望退出。

情形:被骗套路是负责哭的打电话告诉对方发生车祸了,然后阳儿扮演车祸现场警察,随后得知那个痴呆症初期的奶奶有个轻微智障的孙子,并且好不容易才找到工作,因为怕丢掉工作,就告诉了汇款账号,弥补进口车的修理费用。该诈骗公司(社长,浅川达也),每个月会缴给黑道保护费,是营收的三成。据阳儿说如果离职背叛公司,会遭到凌虐,更可能被黑道的人严惩。公司办公室是短期租赁公寓,三个月搬一次,并之后得知了办公室地址和成员信息。

行动:国王崇仔和三个G少年假扮流氓,通过提及转账诈骗威慑浅川和专务古田,最后浅川报出黑道羽泽组系冰高组的本部长岩濑的名字。阿诚打电话给冰高组的朋友猴子,拜托其向岩濑确认是否有这件事,后得知是假消息。

进展:在与阳儿说明情况后,阳儿大悟原来浅川没有黑道撑腰,保护费那三成收入被其据为己有,剩下的才五个人一起分。之后阳儿自作主张直接摊牌,隔天被四个男子痛殴,并告诫他要想活命就不要报警。

进攻:掌握了公司地址后,G少年武斗派精英们在行动开始后直接控制了该公司。浅川又提到岩濑,阿诚拨通猴子电话,猴子和浅川撇清关系,随后由阳儿假扮的岩濑的声音出现,摆明立场其盗用名义做生意,那边可以自由处理报复浅川。之后,其他社员们也才得知社长自导自演的把戏,最后其他社员以同样方式痛殴浅川。

尾声:阳儿开始重新生活,找找看电话秘书之类的工作。

2) 欺诈师维纳斯

任务:任务起始于一个土气的二十五六岁小子(今泉清彦)来到水果店咨询阿诚,想要知道自己女朋友的想法。他在埼玉县工厂干季节工,也就是合同工,半年签约一次,一直无法成为正式员工。

背景:他的女朋友是把画卖给他的业务小姐,一幅画五十万日元,买了三张,并且是贷款买的,要付利息,一共要在五年内偿还五百万元。但是他觉得惠理依小姐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出于恶意才把画卖个他的,可能另有隐情。但是没办法和她交谈,如果去店里,可能又会去买一幅,所以找到了阿诚。

调查:阿诚在大道上称经朋友介绍的,找到中宫惠理依,并被邀去乔纳森画展。然后被其用各种方式忽悠买画,在超过快一个半小时后,她突然吐露自己的心声。自己很喜欢画画,想去美术大学,但是父亲生病,放弃学业,现在边打工边给弟弟筹学费,弟弟很努力考上了国立大学。随后补充说自己对现在工作很满足,虽然不能画画,但是可以把作品介绍给对美的事物有相当了解的人。最后,其询问店长后同意降价至五十万日元,并可以采用长期贷款的方式。

行动:计划背景情况是,阿诚假装和清彦是好朋友,到他家玩,一眼就爱上了乔纳森的画,为了寻找同样的女郎石版画,昨天到画廊去了,但没有找到,所以拜托清彦把它卖给自己,但是价格不好算,考虑到将来的价值,信用借贷利息等,所以找她去商量。

进展:按照背景情况的说法,与她纠缠了三个小时,最后使出杀手锏,谎称去了当铺,估价只有八千元,使惠理依彻底的动摇。随后,惠理依吐露真实的情况。父亲好色,肝癌末期,母亲抛下自己和弟弟逃走了。高中毕业待过一般公司,但没法维持生计同时帮弟弟出学费,不想出卖肉体,就选择了特种行业。之后说道男人都是蠢货,奉承和亲昵就会买下不喜欢的画作,对于没女人的俗气男人,只不过讲几句话,就会觉得对方对自己有意思。

尾声:清彦还是没有退还最后那一幅画。“不知道价值,那就随自己的喜好决定就好了。我觉得,就算它不值那个价钱,对于卖给我这幅画的人来说,它还是有价值的。”

3) 连续纵火犯

开端:不时在街上遇见一个高瘦的苍白男孩,并在自家水果店门口第一次交谈,得知名叫水谷佑树。随后,阿诚的老妈冒出来嘱咐他注意火灾,最近有连续纵火狂什么的,然后小鬼脸色惨白,快步离开。之后老妈说一个月前的纵火事件,好像就是水谷家。

背景:水谷家的父亲担任政府某部门要职,但是升迁遇到了瓶颈,然后对独子佑树实施英才教育,目标考上东大。佑树一直扮演好孩子角色,直到国一暑假末,离家出走前,放火点燃了自家。整栋房子烧掉一半,父母从二楼窗户下跳,只受了轻伤,祖母来不及出逃,身体大面积重度灼伤。学校多人联名请愿,父母和祖母也同样请求,最后只在收容所呆了十天,就被父母带回。然后,在池袋西口周边连续发生小火灾骚动。

任务:阿诚再次与佑树遇见,开导了对生活失去意义的佑树。然后纵火事件又起,这次是前G少年成员的店。G少年的国王,羽泽组系冰高组长、涉外组长、猴子以及京极会山根组头目等齐聚开会,最后委托阿诚找出连续纵火犯。

任务:佑树的父母来到水果店找到了阿诚,三人来到咖啡馆阐述了大致情况,经由刑警吉冈介绍找到阿诚。并提及现在附近人谣传佑树因为第一次纵火得到快感,才接连继续一连串事件。与孩子确认,佑树说不是他做的,可是发现清晨孩子偷摸回家,不知几点出去做了什么。因为察觉到自己孩子没有容身之所的迷惘和绝望,来拜托阿诚。

调查:首先让佑树来自己水果店帮忙,让他不要想东想西,直接去做点事,佑树感觉受到了正常的对待,精神上有所恢复。随后因为连续小火灾的缘故,让佑树陪自己清晨一块巡逻。在调查最新的火灾地点时,佑树发现了诡异的涂鸦数字标记,然后因故前往其他现场,同样发现了类似的标记。经过调查,推测纵火犯用标记代表了时间和有无人在店里,慎重调查后才点火的。然后佑树透露,自己知道被怀疑,所以在一直巡逻,才会偷偷晚上溜出家门。

行动:根据调查情况,锁定了可能再次发生案件的店,成功抓到纵火小鬼。他名叫原本孝次郎,由于佑树事件引起的社会风波,他也想吸引比别人注意,获得快感。

尾声:佑树一个人进入病房,向祖母道歉,吐露心声,得到了祖母的原谅。

4) G少年冬天的战争

背景:池袋的地下世界由羽泽组系冰高组、丰岛开发和关西的京极会共同掌握,而在灰色地带,G少年则是由压倒性优势。阿诚参与了在录像带出租店打工的须藤明广的小电影拍摄,认识了久朗,他提及G少年二把手宽人想要和阿诚见面谈一谈。原因是G少年武斗派“大和疾风”、π队伍相继遇袭,宽人认为可能是国王崇仔背后运作的,想拔掉宽人一派的尖牙。目前,三大组织对连续袭击事件都很震惊,表示如果G少年垮了,肆意妄为的小鬼们会让每个组织都伤脑筋。

任务:首先是阿诚与宽人面谈,提及可能是地下世界职业杀手“影子”所为,质疑崇仔的管理做法,怀疑近期事件可能是其所为,并表示如果再有自己队伍遇袭,内战就会开始,并委托阿诚找出戴头套的人。阿诚表示宽人缺乏做人的魅力,脑袋也不好使。之后阿诚与崇仔见面,提及这次不只有戴头套的袭击者,还有传言某个组织找来了“影子”。那个家伙只接手中意的工作,收费极高,目前尚无败绩。

调查:之后又发生台湾料理店中国系组织遇袭事件,崇仔通过现场情况表明,可能是影子所为。然后又发生了宽人派的第三起遇袭事件,大概是戴头套人所为,宽人正式宣布小队独立。几天后,猴子打电话说北关东的丸权总业组织与旗下子公司马尔斯企业试图进入池袋,找来影子的可能是他们,其与中国黑道在关于商业混合大楼的利益上有过纠纷。

危险:阿诚在出租店前踱步,被人用刀抵制脖子,另一只手控制住腰(扼喉锁颈固定技),然后表明与阿诚有仇,并且想要打造新的势力地图,打垮G少年,随后阿诚意识昏迷。等恢复意识,才了解自己被头套男袭击。

进展:通过店里的摄像机,找到了头套小鬼的真实身份,千早的女高中生监禁事件主谋,从警官那里偷走枪,最后自杀未遂的成濑彰的弟弟成濑优。其目的一是向阿诚报仇,而是将池袋小鬼的世界据为己有。

行动:马尔斯企业似乎在警戒着什么,一到傍晚进出的人数就会增加。雇佣成濑优的人是马尔斯,同样叫来影子的也是马尔斯,推测出不知什么起了摩擦。 影子来找阿诚谈话,因为马尔斯雇佣成濑优袭击不良少年,放出风声是影子干的,使得他评价受损,对于独行杀手来说,风评受损是不能忍受的。所以他料到了马尔斯企业的干部,并想报复成濑优,所以找到阿诚来找出他。相对的,阿诚希望影子可以收拾G少年的宽人。第二天,宽人就被撂倒,短期很难出院,因此,G少年内战告终。

行动:在僻静的大街上,阿诚、崇仔遭遇三个头套男,而影子也在附近,按照分配,崇仔解决掉两个,影子解决掉一个。最后决战,影子被成濑优的同伙用手枪对准,不准其轻举妄动,国王崇仔和成濑优单挑,崇仔一招制胜,影子对其赞赏有加,并迅速解决成濑优同伙。

尾声:马尔斯企业被其他黑道组织围堵,撤出池袋。明广的电影拍完,并获得某电影节的提名入围。

  1. 主题

讲述以真岛诚为中心,在池袋西口公园周边发生故事,往往涉及世界的各个角落,像是黑道组织、灰色地带以及警署,而关注点都是处于社会边缘的人。

“要町电话男”讲述一个因性格缺陷无法找到工作而从事电话的男生最后想要退出的故事;欺诈师维纳斯”则讲述一个以美色骗取顾客购买价格不符的画作的美女诈骗犯;“连续纵火犯”讲的是以少年纵火案为背景,一个孩子为了引起大家注意而连续纵火的事件;重头戏“G少年冬天的战争”则是安藤崇国王地位受到威胁,G少年面临内战,向着阿诚复仇的黑影以及新势力的企图一步步逼近稳定平衡的池袋。

  1. 评点

池袋西口公园系列一步步看过来,以真岛诚为纽带,主要的人物无外乎黑道的猴子,G少年的崇仔,警署的吉冈和礼哥,以及豪爽的老妈。然后任务一个接一个地找上门来,最后总能被我们的“麻烦终结者”以巧妙的方式迎刃而解。

本书的四个故事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少年,而少年以及其所处的灰色地带本身也是作者关注的重点。由于性格缺陷从事电话诈骗,最后因为内心的善良想要革新的少年。由于土气或者说单纯性格,被骗了三次仍想要了解欺诈女苦衷的少年。由于自己纵火的过错而走投无路,找寻不到生活意义最后被拯救的少年。由于哥哥的案件埋下复仇的种子,引发G少年内战但最终得到惩罚的少年。

一直以来,池袋西口公园系列像是夏目友人帐一般,没有主线剧情,一次讲一个故事,而书的意义就在于引起社会对于边缘的、弱势群体的关注,以及对少年犯罪的关注,并以一个温暖的姿态去尝试理解和看待。

1. 年少的代价

在“要町电话男”事件中,阳儿最初并不清楚电话诈骗的严重后果,只是觉得一群人一起做事有活力,并且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天赋所在,直到出现了独居老人的自杀事件,将诈骗的后果生动展现在眼前时,才彻底引发他善良和不安内心的驱动,想要退出组织。

在“连续纵火犯”事件前,佑树也是不清楚点燃自己家的后果是如何,直到在参与调查后续的连续纵火案时,才深刻的了解到这微小的火焰所带来的惨痛的代价与悲剧。

这便是年少无知的代价。由于涉世未深,没有考虑到后果的严重性,便率性的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动,没有所谓的换位思考。又或者是由于走投无路,只想到了最直接的解决办法,或者只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去行动,走上了歧途。少年的犯罪往往起始此,又结合复杂的社会因素,或家庭,或性格,或朋友等等,才最终逐步走上堕落,这也是我认为作者剧情布置的贴切之处。

2. 家庭的重要

在“欺诈师维纳斯”事件中,因为家庭缘故,父亲好色肝癌,母亲抛家而去,只留下惠理依和弟弟互相依靠,处于社会边缘的她从事着卖画诈骗的事情。确实诈骗的勾当令人可恨,但是这样的她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可悲。原本对于父亲的印象便是好色,工作认知让她进一步认为男人好色、愚蠢,加深了她对男人的憎恨,心态上的阴暗使得她对诈骗的行为心安理得,而这种悲剧的源头却还是不负责任的父母所致。而今彦这个单纯的男生的出现,尤其是当他在明知是骗局的情况下,仍然心甘情愿的买下第三幅画时,惠理依的惊讶不难理解,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巨大冲击。

在“连续纵火案”事件中,佑树犯下纵火案的起因,同样和家庭有关,与惠理依不同的是,佑树的周围是“一定要考上东大”的精英教育,但却由于揠苗助长,导致内心的荒芜与迷茫。甚至是犯下连续纵火案的小鬼,也是因为想引起他人的关注,才做了蠢事。作者的编排映射着家庭温暖的不可替代。就像其在文中所说,“放火烧掉自己家的孩子,内心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烧得一片荒芜了。”他所传达的,便是不要总是在责怪做了错事的孩子本身,而是想想家庭是否带给了孩子错误的影响。

3. 怎样的活着

对于“连续纵火案“事件,篇幅虽然没有太长,但是格外的有感触。当你犯下巨大的过错后,仿佛整个世界都不同了,包含着太多的怜悯,同情,刻薄,挖苦。而这时佑树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个正常人的对待。阿诚让佑树帮忙做水果店的工作,体力的劳动会让精神变好,付出后的水果也会格外香甜,只有这样,才能将生活的列车从脱轨的原野逐步拉回。就像作者所说,不要告诉尼特族少年们,考虑自己想做的事或工作,而是直接让他们开始从简单的事情去做,只有直接去体验,去感受,才能逐渐好起来。

另外,阿诚的一番话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感悟,“你不会是还活在父亲的价值观之下吧?如果没有进入好单位,例如白领阶级称霸的一流企业,或是变成政府官员,人生就完了之类的。即使没那么伟大,也没什么钱,但是仍然有很多有趣的工作喔。那些工作,大概连你爸也不知道吧。”

曾经的我也一直是向着更好的地方去努力,觉得如果一步跌倒可能就会毁掉想要的一切。努力向前的初衷是正确的,但是不要给自己太过沉重的压力,不要生活的过于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真正的努力是由兴趣内生的,而非外界的强迫。另外,活着也不要害怕失败,即使没有什么钱,生活也有很多有趣的地方。那些自杀的学生们,大概就是被这样的精英教育逼上了正常人所体会不到的极大绝境吧。

在“G少年冬天的战争”中,同样有一个人阐述着作者关于活着意义的看法,那就是明广。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录像带出租店打工者,却想贷款拍一部自己的电影,“反正我这辈子都会在录像带出租店、网吧或便利店一直打工吧。借多少钱都没关系,我想试着去做一次自己喜欢的事。再说,我原本就很爱电影。即使必须花十年还债也没关系,只要用分期的方式一点一点还掉,也不至于要去坐牢吧。我已经决定了,要拍自己的电影。如果我现在不拍,会后悔一辈子。”

对于明广来说,活着的意义就是拍一部自己的电影,那是对自己热爱的事情的无限追逐,即使起点较低,看客们也不能忽视其存在的意义。活着的意义,体现出来的另一个地方便是对梦想的无限追逐。

4. 友情的存在

在本书体现的尤为明显的,便是友情的力量,尤其是“国王”崇仔和“皇后”阿诚之间这浓厚的羁绊。两次重要的握手瞬间,透过书都能看到阿诚傲娇的表情和幸福。阿诚之所以是麻烦终结者,正因为头脑、本性和朋友三者兼具,也正因此才让本平平凡凡的真岛诚显示出了足够的魅力。

“一起度过危险的桥,一起承担庞大的损失,这才算是朋友吧。你身边有几个能让你打从心底信赖的人?少看不起我,崇仔。”“我有朋友陪我跳入火坑,那家伙却总是孤单一人。你听好,阿诚,这一点可比你想象的重要得多啦。”想象着阿诚、猴子、崇仔三人一起去赏樱的场景,好像也别有一番风味呢。

总体来说,这一本比之前的两本感觉都要好,纵火犯事件最后的少年告白差点看哭,一颗少年心已经被引燃了,我想这也是石田衣良这位作家文字的魅力吧。即使涉及无数的灰色、阴暗、犯罪,仍然像真岛诚一样,如阳光般温暖着我们内心向善、前行。

  1. 记取

1) 要町电话男

弱小的家伙,从更弱小的家伙身上夺走东西。这种事,就发生在社会权威们看不见的世界里。

没错,你要走出地下世界,回到光明之中。

2) 欺诈师维纳斯

自己受到别人的伤害之后,究竟有多少权利可以再去伤害其他人呢?

3) 连续纵火犯

放火烧掉自己家的孩子,内心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烧得一片荒芜了。

对于孩子而言,自己的家人很重要,具有特别的意义,足以和全宇宙匹敌。他们之所以想要烧光这一切,怎么看都是因为那些头脑不好、不知道如何将自己的感觉传达给父母知道的笨拙孩子,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才会这么做。

我们的内心世界想到什么,就会在现实世界付诸实践。内部的东西,会自然显现于外部。

我们就是带着这样的恶意或恨意,为现实,为社会命名。

“你不会是还活在父亲的价值观之下吧?如果没有进入好单位,例如白领阶级称霸的一流企业,或是变成政府官员,人生就完了之类的。即使没那么伟大,也没什么钱,但是仍然有很多有趣的工作喔。那些工作,大概连你爸也不知道吧。”

“这次我去看了连续纵火案的现场,领悟到一件事:在做坏事的人当中,最差劲的就是那种不去看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伤害了谁的人。这一个半月以来,我一直是个没出息的人。虽然我想要看看奶奶的脸,想你道歉,却老是觉得害怕而不敢来。如果有人让我身体烧伤,我一定会恨那个人一辈子。即使我已经到了医院,一想到这里,就没办法走进这间病房。”

“…奶奶,对不起。我明明很喜欢你,却做了这种事,对不起。”

要扑灭因为恨意而萌生的火焰,不是靠消防车,只需要发自内心的道歉,以及接纳的眼泪。

4) G少年冬天的战争

“反正我这辈子都会在录像带出租店、网吧或便利店一直打工吧。借多少钱都没关系,我想试着去做一次自己喜欢的事。再说,我原本就很爱电影。即使必须花十年还债也没关系,只要用分期的方式一点一点还掉,也不至于要去坐牢吧。我已经决定了,要拍自己的电影。如果我现在不拍,会后悔一辈子。”

“一起度过危险的桥,一起承担庞大的损失,这才算是朋友吧。你身边有几个能让你打从心底信赖的人?少看不起我,崇仔。”

我没有崇仔那种拳头,在小鬼之中也没有人望。然而,一遇到什么事情,能做的我都愿意做。如果他找我帮忙,我会赴汤蹈火。

“我有朋友陪我跳入火坑,那家伙却总是孤单一人。你听好,阿诚,这一点可比你想象的重要得多啦。”

  1. 相关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4818166/

封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