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路上-法国会议旅行-下篇


引言: 会议于2016年07月在法国蒙彼利埃召开,这是我参加的第一个国际学术会议,并且因为之前并没有去过法国,所以印象很深刻。虽然基本都在开会,并没有多少玩的时间,但还是挺有意思的。写于2016.07.15 北京

 

法国旅行其他文章链接如下:

签证申请-法国申根签证攻略

 

本次法国会议旅行游记链接如下:

心在路上-法国会议旅行-上篇

心在路上-法国会议旅行-下篇

 

  1. 会议开始

刚进会场发现了自己研究所的同学,只是肤色突然黑了很多,坐他旁边后才知道,原来昨天去海边了,心想这晒得也太厉害了吧。我的海报被安排在会议的最后一天下午,故前三天都是旁听。

口头汇报的都是重点需要听的,然而由于各式各样的英文,加上研究方向的不太相关,很多汇报简直是听得昏昏欲睡,然而导师坐在自己的旁边,所以只好耐着性子一个个的听。

这几天的口头汇报,许多人都被台下的大佬们问的相当尴尬,然而这就是学术的魅力所在吧,也只有这样,才有思维的交流和碰撞。因为学术会议本身,就是将自己目前的研究情况展示出来,让同行业的人进行评判,以便自己下一步的研究,如果研究方向不对,也可以通过此次交流及时的修正研究方向。这不仅仅仅是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而是一个开放式的平台。

 

海报展示环节氛围就轻松许多了,第一次还不太敢和海报的讲者交谈,担心会问些常识性的问题,后来导师说,只要有不懂的,就尽量问,这样才有价值。我也就渐渐地适应了,主要去看自己感兴趣的海报,并且向其询问。

印象比较多的便是之前认识的几位日本学生的,每个人都十分敬业的站在自己海报前,任何人的提问都会耐心的讲解,虽然与我的方向都有些差别,但是经过说明,真的是了解了很多。

更为印象深刻的是,那位W大学博士生的导师,尽管岁数有些大了,依然站在海报前面,看见我和同学在讨论他的海报,便耐心的跟我们讲解,对于这种负责的以及专注的科研态度,自己也是深受感动。

会议中间的茶歇,大家都走去外边的一个小花园吃一些甜点,像是马卡龙之类的,然后可以聊聊天。因为和同学一块,所以认识了好些国内的同龄人,唯一认识的外国人是来自南非那边的。

 

因为忘记带白衬衣的缘故,特意跟导师请假解释了下,根据地图线路,步行前往市区,寻找服装店,恰巧迎头看见正要去会场的T大学博士生,因为时间匆忙,加上都有种“翘课”的感觉,所以客套了两句便离开。

城里的服装店不太多,找到一家有卖正装的便挑选起来,因为欧码的缘故,尺寸不太确定,店员又不懂英文,反复推测了很久,最后考虑到这边衬衣比国内便宜,故保险起见就买了大小两件。

大概中午往回返,路上看到一家亚洲餐馆,便眼馋的进去了。服务员是泰国人,并且还有英文菜单,自己便顺利的点了一份炒面和可乐,花了大概10欧元的样子。

 

轮到自己海报展示的时候还是挺紧张的,自己也穿上了白衬衣黑西裤。导师的同事,日本H大学的老师恰巧有过来,所幸问的不是很多。

最初认识的四位日本学生也都有来看海报,之前聊得比较多的M大学的盐田君问的比较仔细。

后来他的导师也过来看了一眼,并且给了他一张明年将在他们学校举办的国际会议宣传单,可能意思是研究相近,给我一份希望我也能参加。盐田君向他导师解释说,之前已经给过我一份了。

此时已是会议的尾声,我冲他笑笑以示再见,他也在示意后同导师一起转身离去。

因为已经决心申请其他方向的博士,所以当我后来翻开之前拿到的宣传单时,心里不免有些感慨,这次是自己第一次参加该领域的学术会议,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吧。

4. 会议花园茶歇会议花园茶歇

 

  1. 社交活动

会议正式开始第一天的晚上,导师同相熟的一些华人朋友决定一起吃晚饭,故我也跟随前往,同行的还有一名留英博士,我们本科同校,也算是有缘。整个聚餐队伍大概有十余人的样子,所以在餐馆后分成了许多桌。

我与导师以及日本H大学老师坐在一桌,这位老师与我的导师先后在C大学读博,师从B教授,虽没有共事过,但后来也相互认识了。他来这里原本是想见另外一位中国同事,最后不知什么原因没有过来。

因为导师貌似在忙着回消息,我便一直用英文同日本老师聊天。随后又来了一位中国老师,看见我俩英文对话有些纳闷,交换名片后才知道他是日本人,便也用英文聊天,但是感觉他仍然不确定我是来自中国还是日本。

想来也对,因为没有正式介绍,并且一直在同日本老师聊天,再加上为了礼貌和他讲话也是英文,所以不好确定我是谁的学生。

没过多久,新来的老师终于忍不住了询问我来自哪里,后来回想感觉这个场景还挺有趣的。

 

会议结束的那天,B教授邀请我的导师一起吃个晚饭,因为很巧的我们住在同一家酒店,所以定在了离酒店不远的餐馆。

想起第一天鸡尾酒欢迎会回酒店后,在大厅和导师闲坐时,恰好B教授回来,因为B教授是我导师美国读博期间的导师,所以两人聊了很多。B教授不仅在学术界的具有权威,对古典音乐也相当了解,适逢大厅在放古典音乐,便向我们介绍起作曲者、背景以及发生的故事。

这次晚餐时我们同B教授又聊了许多,像学术科研、公司趣事、支援越南、日本文化等等。人们都说,与年长者交流会收获很多,往往越是优秀的,就越会体会到那种感触。

在回酒店的路上,倾听着两人博学多彩的闲谈,想着,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这样的人。

 

会议中间有一天下午和晚上安排了社交活动,中午吃过午饭后大家一起乘坐巴士前往蒙彼利埃的郊区城镇艾格莫尔特(Aigues-Mortes)。

到达后先是搭乘“小火车”,按照固定线路参观盐湖(Salt Marshes),这一片区域被用作产盐,有一座可以登上去参观的盐山,湖水的颜色呈现粉色,在蔚蓝的天空的映衬下显得异常梦幻。

随后我们抵达艾格莫尔特城墙(Towers and Ramparts of Aigues-Mortes),城墙从空中俯瞰是正方形,而小镇的雏形就发源于此,因为后期的城市都是建在城墙外,城墙内部的城镇保存的相当完整。

大概五点左右,跟随巴士来到了海边餐馆(位于Villeneuve les Maguelone Beach),海边沙滩与餐馆是相连的,抵达的时候已经有相当多的人。我和同学先吃了些甜点,因为会议的人较多,服务员端上来的食物不一会就会被消灭。

沙滩很干净,沙粒也较细,认识的日本学生脱去鞋子,站在没过脚踝的海水里合影留念,我也正好与他们一起拍了一张合影。

“是要去再拿些酒吗。”我看到岩田他们几个从海边走回屋。

“是呀,再去取一些。”

“很能喝啊你们。”

“不不,是很喜欢喝酒,虽然一般都喝啤酒。”

“这样啊”

“恩,但是很容易醉哈哈。许多日本人都不太能喝酒,但是却很喜欢喝。”

我自己的话,比较排斥啤酒,因为比较占胃。由于苏打水没有了,也去了一些红酒,和同学一起来到海边上,此时已经傍晚,天色转暗。

海边稀稀落落的人影,三五成群聊天的,浅滩嬉戏散步的,躺椅上面小憩的,我端着酒杯,一个人看向大海,忽想起诗句“今朝有酒今朝醉”,好像连思维都染上了一种惹人迷醉的舒畅感。

真美好啊。

5. 粉色盐湖风景粉色盐湖风景

 

  1. 巴黎掠影

回国的那天,需要在巴黎转机。蒙市机场候机时又见到了丰田男,他仍旧是一身正装,坐在椅子上读着一本纸质书,同他打招呼后,便也坐在旁边的座位,简单的又聊了一些,这时导师来叫我,说是快准备登机了,便同他告别。

登机后,留意到身旁的老人正在读一本日文的量子物理相关的书,有些惊诧,推测应该也是会议上的教授,老人虽然年岁较大,但是精神很好,起飞时便合上书闭眼休息,所以也没有同他搭话。

由于戴高乐机场离市区也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只留下了不到半天的时间浏览巴黎。通向市区的火车上挤满了人,吵闹闷热的氛围让人有些厌倦。

 

在市区转乘地铁,先抵达了卢浮宫(Musée du Louvre)附近,出来便看到远处让人赞叹的高耸教堂式建筑。一直向着卢浮宫方向步行,路边的建筑风格相当统一,在塞纳河旁边看到了远处的埃菲尔铁塔身影。

塞纳河(Seine)是流经巴黎市中心的法国第二大河,桥梁众多,尤以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赠送的,以他父亲命名的亚历山大三世桥最为辉煌壮观,法国的许多重要文物建筑都围绕着塞纳河两岸。

继续步行不久便抵达卢浮宫博物馆,这是法国国王的故居,在过去的两个世纪,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之一。第一次知道卢浮宫还是在教科书上,介绍了贝律铭设计的玻璃金字塔,如今站在它的面前时,突然有一种不现实的感觉。

从卢浮宫延伸线穿过卡鲁塞尔凯旋门(Arc de Triomphe du Carrousel)后是巴黎最大的协和广场(Place de la Concorde)。这里连接着香榭丽舍大道(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的东端。

“香榭丽舍”原意是希腊神话中圣人及英雄灵魂居住的冥界(Elysium)。大道的东段树林阴翳,风景宜人,幽静而惬意。西段则截然相反,是繁华的商业街,随处可见顶级的奢侈品店以及豪华的跑车。

凯旋门(Arc de Triomphe)位于大道的西端,在巴黎戴高乐广场(Place Charles-de-Gaule)中心,全称是“雄狮凯旋门”,1806年为了庆祝在“奥斯特里茨战争”中的巨大胜利,拿破仑在这里放下了第一块基石。以凯旋门为中心四处发散有十二条大道,走近它的中心,站在下方仰望时,才会真正的感觉到它的雄伟与气势。

巴黎街头的艺术表演者展示着这座城市的浪漫与奔放。卢浮宫附近,一个人安静的拉着大提琴;香榭丽舍大道上,一群孩子们跳着欢快的舞蹈;巴士车站旁边,一个男子弹着钢琴。

因为时间紧张,没有继续去往埃菲尔铁塔,直接乘坐地铁返回了戴高乐机场。

想必巴黎的夜景一定非常的迷人,但是对于我来说,能够有时间来巴黎已经是心满意足。以后如果有机会再好好的欣赏吧。

再见,法国。

6. 巴黎的凯旋门 巴黎的凯旋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