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路上-法国会议旅行-上篇


引言: 会议于2016年07月在法国蒙彼利埃召开,这是我参加的第一个国际学术会议,并且因为之前并没有去过法国,所以印象很深刻。虽然基本都在开会,并没有多少玩的时间,但还是挺有意思的。写于2016.07.15 北京

 

法国旅行其他文章链接如下:

签证申请-法国申根签证攻略

 

本次法国会议旅行游记链接如下:

心在路上-法国会议旅行-上篇

心在路上-法国会议旅行-下篇

 

  1. 初到法国

蒙彼利埃(Montpellier)坐落于法国南部,是一个悠闲的地中海城市。从蒙彼利埃机场出来时正直中午,蔚蓝的天空没有一片云,晒得脸颊都有些发热。

和导师一起步行来到摆渡巴士(Shuttle Bus)车站时,已有几人正在等车,因为标识信息全是法文,连英文都没有,心里揣度着这个城市真是偏僻呀。

“请问您知道哪条线路是去往市区方向的吗?”导师用英文向正在等车的两个年轻女子问道。

“我们也是第一次来,也不是非常清楚。”那两人友好地向导师解释说。

“今天真是好晒呀。”导师一边感慨地说着,一边继续查看线路。

这时旁边一个中年人转过身,“你们这是来蒙彼利埃旅游么?”

“不是,我们来参加国际会议。”导师抬起头,随后经过聊天才得知,原来他是瑞典人,是来这里度假的。

本身自己的英文听力不是太好,无意听到他说了一句类似日语“你好(こんにちは)”的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也没有在意。导师和他一直在不时闲聊,之前的两个女子只是惬意的在一旁看着。

然后,这个瑞典人又蹦出了一句日语的“日本(にぽん)”,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不会是以为我们是日本人,然后在秀日语吧?

我看导师正在纳闷,便向他解释到,“我们是中国人”。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搞错了,其实也很正常,我们自己本身也不是很容易分清法国人和德国人吧。

“中国人真是遍布世界各地啊,在我们瑞典,就连非常偏僻的城市都有。”他开玩笑地说着。

“因为本身我们的人数就多呀,现在又很开放,所以碰见的概率就非常大了。”导师接起话题,半认真的解释了下。

没过多久,摆渡车来了,我们也就准备乘车离开。乘客们都从前门上车,说明地点后将钱递给司机,然后拿到找零。在这里,大家乘坐巴士的流程比较缓慢,但在另一个角度又可以说是悠闲。在接近市区时,同样看见几个拿海报卷筒的人,心想可能也是同样来开会的吧。

 

下车时,好心的司机向我们说明了去往酒店的路线,因为不放心,又拜托车站旁的一个男子领着我们去市内轻轨站台。

街边路过了几个年轻的亚洲人,看起来像是学生,其中一个男生向我搭话,“你们是中国人么,是来旅游的么?”

“恩,是的,不过我们是来开会的,那个是我的老师。”

“噢,原来这样啊。”

“你们是来玩的么,还是在这里上学?”

“在附近的城市上学,周末过来游玩。”

这时,导师已经准备走了,回头看向了我这边。而这名男生的同伴也在他身后不远处等着他。

于是我向他道别,“我导师准备走了,额,拜拜。”

“恩,拜拜,玩的愉快。”

没有留下姓名或者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过来说话的原因,分析可能是担心我们遇到了什么问题。突然有点感动,这就是所谓的“民族”又或者“源”吧。

因为匆忙没有买票,就直接上去了,询问身边的一个人,说今天是运行的第一天,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所以不需要买票了。心想,还真是幸运呀。

1. 蓝色轻轨列车蓝色轻轨列车

  1. 蒙彼利埃

这条轻轨线路的列车是深蓝色的,下车后走不一会,便可以看到一个镀金的拱形凯旋门,名为佩鲁门(Porte du Peyrou)。它最早建立于1693年,是纪念路易十四的建筑。

门的东边是蒙彼利埃的老城(Le Vieux Montpellier),西边则是佩鲁花园(Promenade du Peyrou),这里地势较高,可以俯瞰地中海,远眺塞文山和比利牛斯山。许多人坐在草坪上休憩,几个年轻人在玩类似扔铁球的游戏。周日第二次过来时,广场的树荫下举办了“跳骚市场”,大家纷纷拿出想要出售的东西,书籍、餐具、古董应有尽有。

在广场的最西侧连着一条高耸的保存完好的18世纪古罗马引水渠和储水设施(Aquädukt Saint Clément),引水渠下面有一个个拱洞,可以过车。从西侧的铁门广场出口下去,沿着引水渠一直向西走,便是我们预订的酒店了。

蒙彼利埃老城区里遍布着罗马遗迹,每栋建筑的墙壁都极为高厚,每一条石板古巷都散发着不同的气息。当然,主商业街两旁的建筑已改为商铺,琳琅满目。

从老城区再向东走的话,就是蒙彼利埃的市中心,戏剧广场(Place de la Comedie),它连接了蒙彼利埃的老城区和现代化新城区,在广场中心有美惠三女神(Trois Graces)的雕像和喷泉。从街头表演者,咖啡馆,再到下课后步行的学生,这里展现了法国南部生活的原本面貌。

蒙彼利埃市另一大景点是圣皮埃尔大教堂,由于医学院建筑外观的延伸使它显得更加庞大,宛如堡垒。这也是唯一在宗教战争中没有被完全摧毁的教堂。虽然它是哥特式建筑,但是却只有一个大殿,使人联想起沿海地区的罗马式教堂的风格。

两个14世纪时期的小塔构成了门廊,它位于倚着教堂建筑物外表的拱顶的前方。在教堂的内部,祭坛和耳堂经过19世纪时期的重建,与14世纪时期建成的肃穆的大殿形成反差。

那天从教堂回酒店时已经入夜了,由于法国是本届欧洲杯的东道主,夜晚的老城区露天酒吧处仍聚集了很多球迷。

夜晚的巷子有些阴沉,几盏路灯照着前方,一个年轻男子站在某个巷子下边,弹着吉他,朝着楼上唱着动人的歌曲,想必楼上住着一个迷人的让他神往的女人。

这就是来自法兰西的浪漫吧。

2. 古罗马式水渠古罗马式水渠

  1. 鸡尾酒会

在会议正式开始的前一天需要进行签到并举行鸡尾酒欢迎会,听导师说貌似比较正式,但是自己却忘带白衬衫了。

在签到领取相关材料后,导师便和一位意大利熟人聊了起来,此时的我还是蛮忐忑的,毕竟自己谁也不认识。随后在酒会会场里,和导师一起与几个相熟的学者见了面。

接下来便分开行动,于是我像其他人一样,拿了酒杯和甜点后,准备看看有没有可以聊天的人。总是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西裤的男生自己在那里站着,便首先向他搭话,但是他的英语不是很好,最后只是知道是来自日本某个丰田公司的。

与之形成明显反差的是随后注意到的一个中年人,穿着非常休闲的短裤和T恤,看我站在那里,便同我聊了起来,这时才知道是来自德国K大学的教授,得到了几句关于英语的夸奖,我也向其询问了一些研究内容等。

 

后来,偶然和几个日本学生搭上话,于是围在一起闲聊。他们都身着白衬衣和黑西裤,感觉这已经成了大部分日本人的标识,往往会场里穿着最正式的就是他们了。其中一个是来自W大学的博士生,另外三个是M大学的硕士生。

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中国人,所以聊天时不断在想话题,有一点尴尬,但是还是非常高兴能够认识他们。

正闲聊时,又有一个日本学生从远处走来,随后开始说日语,看起来喝得有点多了,并向我询问着什么,看我一脸不解的样子,经过解释才知道我是中国人,这是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把我当成日本人了,也难怪,周围全是日本的,自己一个人还是真有勇气。

这位来自T大学的博士生非常有趣,可能是醉酒之后,加上英语比较好,一过来整个气氛都被带动起来了,可能本身对我也比较好奇,便问了许多问题。

“有没有来过日本?”他向我问道。

“恩,今年初的时候去了东京(Tokyo)和镰仓(Kamakura)。”

“哇,那你喜欢东京的哪些地方?”

“额,东京塔、明治神宫、天空树还有一个什么寺,但是忘记了英文怎么说,噢对了,还有秋叶原(Akihabara)。”说这些的时候,其他几个同学都是一脸的惊喜,可能没想到我会说这么多吧。

“那一定是浅草寺了…”

“有没有什么喜欢看的动漫?”他继续提问。

“D.Gray-man、Hunter X Hunter。”因为很多动画我只知道中文名称,不知道英文的,所以首先想出了这俩。

“哇!”T大男生怀念且激动的说道,“那是我高中时候看的了吧,你们什么时候看的?”

其余四人依次做了回答。

“我都不记得剧情是什么了,只记得AKUMA(恶魔/アクマ),还有Innocence(圣洁),噢,你知道什么是“AKUMA(アクマ)吗?”

“恩,知道呀,就是邪恶的魔鬼吧。”我用英文说道。

“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动漫?”

“一个讲巨人的动漫,前一阵很火的。”

“那一定是‘进击的巨人’了。”

就这样聊得火热,等留意到时间时,发现周围的酒会早已结束,剩下的一些人还在聊天,看到导师已经先行返回酒店的消息后,我也步行返回。

明天就是正式的会议了啊,我在心里默默的念道。

3. 鸡尾酒会结束鸡尾酒会结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