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路上-日本关东旅行-07-10.富士山下


引言: 旅行时间实际是2016.01.27-02.05(10天),只不过回来后一直拖着没有写,等到如今,才觉得,再不记录的话,怕是那些日子就要淡忘在记忆里了。加上出发和返程总共十天的时间,回来后感觉还是有点少,在订行程时,最后还是舍掉了关西部分,总的下来,关东算是有了大体的了解,这里也算是给大家分享一下关东的一些行程玩法吧,供大家参考。写于2016.06.08 北京

 

日本旅行其他文章链接如下:

签证申请-日本签证申请攻略

行程路线-日本关东旅行

沿途风景-日本关东旅行

 

日本关东旅行游记链接如下:

心在路上-日本关东旅行-01-03.初来乍到

心在路上-日本关东旅行-04-06.漫漫古都

心在路上-日本关东旅行-11-13.赤子之心

心在路上-日本关东旅行-14-16.东京塔下

 

  1. 河口湖边 温泉结束的冬花火

07-河口湖边

在东京新宿有去往河口湖的直达游玩巴士,但是为了避免舟车劳累,决定直接从箱根继续乘坐登山巴士,经由御殿场转乘富士急巴士前往目的地。

抵达时已是午后,天色有些阴沉,完全没有富士山的踪影,于是便在放下行李后独自来到河口湖边漫步。

恰巧一群台湾游客熙攘着走过,只听背后传来一个女生喜悦地叫声,“快看,这里有一只猴子!”转头看见两个女生正驻足在身后,沿着目光方向看去,果然有一直野生的猴子在护栏里面找寻着吃的。

由于地面上都是积雪,我也小心翼翼地步行靠近,马上就是猴年了,在这里看见也着实令人惊喜。猴子好像讨厌被好几个人观看,露出稍显凶狠的眼神,并跳向路另一边的树枝,引得哪个女生轻声尖叫。

看了一会准备离开,只听见身后有人用台湾腔叫着,“弟弟,弟弟。”

我回过头去,其中一个女生遂向我问路,因为我恰巧从对面过来,便欣然告知。

她身旁另外一个女生开玩笑说着,“不应该叫人家弟弟,应该叫帅哥”。

“你是从哪里来的呀?”

“北京,从北京过来。”

“好像北京的都喜欢一个人旅行呀,之前碰见了好几个北京的了,都是一个人,好厉害啊。”

“还好吧。”真的是这样么,心想可能只是巧合吧。

晚餐之后,由于睡觉时候尚早,又闲来无事,向前台咨询了附近的温泉,得知河口湖边有一个,便拿着优惠券前往,凭借着导航找到了写有“野天风吕”字样的温泉泡汤。

店员用英文问我需要什么不,但是我一直没有听懂这个词的意思,直到最后另一个店员用蹩脚的中文说出“毛巾”时,我才瞬间明白,发现自己没带毛巾,尴尬的买了一条简易毛巾便进入温泉。

进去的时候有两三个日本人恰好准备出来,所以当我进去时就剩我自己了,洗净身体后进入室内的池中。待身体暖和,发现右侧有个淡绿的玻璃门。起身,用毛巾遮住私处,拉开门赤脚走在铺有地毯的小径上,有些微冷,看到几个散着热气的温泉池,才明白原来是露天温泉。

虽然之前也泡过几次温泉,但是露天温泉还是头一次,身体感受着温热的泉水,可以看见水面上蒸腾的热气,将手伸出水面,还是可以感受到冬天的冷瑟,真是非常奇妙的体验。

泡完温泉,在路边随处可见的自动贩卖机买上一杯热饮解渴,沿着河口湖边漫步,广播里在说着什么,心想难道有什么活动。向木屋周围看似管理员的人询问,才知道原来是有冬日花火祭,也就是说晚上八点整,在湖边会有烟花表演。

没多久时间,湖边便聚集了很多人,停车场陆续停满了车,许多情侣已经在湖边的浅滩找好观看地点,我也在湖边走动,最后准备在距离不远的大桥边观看。

八点整,河口湖的冬日花火准时开始,伴随着音乐的节奏,烟花也谱写着一首华美的叙事诗,不同种类的烟花交错绽放,湖边人群不时传来“好美啊”的赞叹声,而且不止湖这一侧,另一侧也适时有烟花升空,整个表演持续了二十分钟。

想起了《海街日记》中,穿着浴衣的少年少女,乘着小船在海上观看迷人的夏日花火,而此时此景,与电影中的画面又有几分相似。

想与那个未曾相遇的她一起欣赏,和沙滩上的情侣们一样,将这花火的绚丽记忆印入彼此的心间。

  1. 惊魂鬼屋 刺激有趣的富士急

08-惊魂鬼屋

清晨,由于昨天散步时看到了一家店可以租借自行车,便步行前往。到达时老板娘一家刚吃完饭,正催促着孩子出门上学,女生穿着制服和父母道别出发,视线瞬间交错,稍微愣神后,我也向店家说明了来意,交了押金后顺利地租到单车,准备前往富士急乐园。

因为河口湖地势已经较高,原本阴天,没过多久又飘起雪来。日本的交通是靠左行驶,加上之前的雪还没有融化又有新雪,路上也比较滑,一路骑行得小心翼翼。

到达目的地时,几乎是鹅毛般的大雪,将自行车锁在了巴士停靠站的后面,由于时间还早,便进入屋内准备稍作休息,巴士站屋内满是年轻的学生。

大概九点钟左右,随着人流踩着积雪到达富士急乐园的第一道大门,因为我的主要目的就是那个传说中非常有名的鬼屋,所以趁等待的时候暗中观察有没有独行游客,正好可以结伴一块进去。

恰好看见一个背包客,拿着手机自拍,感觉像是中国人,便用英文向他搭话,他有些冷漠地回复说是香港人,然后我问他是否要去鬼屋,遗憾的是得到了否定的回答,理由是有些胆小。

大概九点半左右,大门开了,可能由于还在下雪的原因,人群都在向鬼屋移动,巧合的是在鬼屋前方的宣传板处,又遇见了刚才的那个香港人。

“是决定也去鬼屋了吗?”我向他搭话。

“恩,因为过山车还没开,准备先过来看看。”

“那正好可以一起去呀,相互也有个照应。”

他默默的点头,算是表示同意了。

破败的建筑上写着“慈急综合病院”,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了,十点钟时开始进人,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领着一批人进入鬼屋的大门。

等待区有四部电视,循环地播放着令人恐怖的宣传片,让人紧张又有所期待。在我们排队的前面是一个小男生和两个女生,看起来是国中生的样子。男生和一个女生分享着薯片,闲聊着。

因为在排队的最里一侧可以看见出口,等我们快要排到时,最先进去的几拨人陆续地出来了。有趣的是,有的批次是尖叫跑出来然后傻笑,有的则是到了门口慢慢地走出来的,表情却很怪异。

十点半时,终于轮到了我们,在幽暗的鬼屋大厅里,大家先按顺序坐下来看背景介绍,包括医院的前身历史,以及探险的注意事项。香港男生告诉我之前看过剧透,注意座位可能会有机关,但是影像结束后我的座位也没有动过,所以心想大概不是全部的座位吧。

紧接着便按顺序到达出发的位置,有一扇关着的门,隔一两分钟打开放进一拨人,原来在我们前面排队的三人组不知怎地出现在我们后边,但是心想可能还是我们五人一块了。

然而,我还是太天真了,只见工作人员貌似说着下一批,然后我俩走上前,后面的三人组完全没有上前加入我们的意向,最后只有我们两人自己出发了。

进来后先是X光室,我们按照工作人员的意思坐在凳子上,等着拍照,然而凳子在闪光的瞬间突然下降,直接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一边心里想着不知道拍出来的照片会是什么扭曲的姿势,一边按照示意路线开始了我的鬼屋体验。

屋内真的是非常的大,医院有好几层,貌似正常走完需要四十分钟,并且听说因为太恐怖,最上面一层楼还禁止开放了,给大家降低了难度。整个行进过程都能看到红色的提示,所以找路比较顺利,因为每个房间是不同的医院科室,所以恐怖的东西也不尽相同。

整个过程中,都是香港人在前面拿着手电筒,我手抓着他的书包观察周围,我俩一路上壮着胆子喊着“不好意思(日语)”“Sorry”“Only English”,好像生怕工作人员不知道我们要过来一样。

天花板飘荡的头发黑影,突然传来的鬼魅声音,恐怖的弃婴、残疾病人道具。这些还在可承受的惊吓范围之内,不时还能听见身后三人组的尖叫声。

然后,在通过一条长长的黑暗甬道时,我发现我身后有个人影冲了过来,我赶紧叫他快往前走,那个人影跑了几步又消失了,然后几乎瞬间,在距离我更近的地方,从墙边又出现一个追赶我的人影,真是瞬间受到了成吨的惊吓,还好没有被追上,这也是第一次遇见工作人员扮演的鬼。

第二次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拐角的地方,更可怕的是不知为啥同伴不往前走了,那个人影就在我的身旁,仅存的那点理智让我没有松开同伴的背包,撒腿前冲,而是呆在原地惊恐地不停喊道“不好意思”,然后那个扮鬼的小哥好像微微笑笑,让开路做了个请前行的姿势,这才顺利度过。

后来工作人员还将手电筒收走了,一路漆黑一片,真是挺刺激的,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感觉。就这样缓慢前行,不知过了多久,总算看到了远处有出口的光亮,心想总算要出去了。

本来还想小心翼翼的走着,然后听到了身后隐约的脚步声,以及同伴说“快跑,这块我在网上看过!”,然后我俩就撒开腿,边叫着边往外跑,也不管周围其他什么异动了,直接冲出门口。

因为忘记出口的地方下过雪比较滑,在门口滑了一下险些摔倒,庆幸瞬间站稳。然后冲出来的我在第二瞬间抬起头,看见了排队等候区内瞬间爆笑的人群,自己也不禁笑了起来。

说起来,最后的出口真是好惊险,越是看到光明的地方,往往隐藏着越大的恐怖机关。出来后的我只觉得真是刺激,同时也非常心满意足。不久,后面一组人也冲了出来,一个妹子不幸滑到了,很快被同伴扶了起来,紧张与欢笑同时充斥在周围。

  1. 初次野球 棒球机旁的老爷爷

09-初次野球

河口湖,山梨宝石博物馆旁边,有一处自动投币式棒球机,外面围着绿色的防护网,清脆的金属与棒球碰撞发出的声音从很远处都能听到。

之前也去过很多个棒球场,然而因为冬天的缘故,没有看见有人打球,难得有此机会,便凑近去看个究竟。

第一次发现是在沿着河口湖漫步的时候,然而当时人很多,所以没有尝试。真正鼓起勇气的时候,是从露天温泉出来,夜晚的棒球机仍旧亮着灯,可能是由于一会儿有花火的缘故,仍然有几个人在挥棒击打,恰巧有个男生准备玩,所以先留意观察了下他的操作。

在门口处可以将纸币兑换成10日元的硬币,总共有大概八台左右的棒球机,从左至右发球速度逐渐降低,以满足不同水平人的需要。作为初次接触棒球的我来说,毫不犹豫地走进了最右边的初学者的区域,从铁桶里拿出带有塑料防护样式的球棒,在投入一定金额的硬币后,逐次发出了共20个球。

一开始很难抓住球的轨迹,所以基本都是在空挥,20次中可能只有三四次成功击中了球。第二轮的时候有所转好,但还是不太理想。

最右侧还有一个投手区,同样是投币后,对面机器会抛过来棒球,然后需要做的是,用力击中九宫格,每击中一个格子,板子便会落下,也就是在考验投手控球的精准度,对于完全没有投球姿势的我,在体验过后便转身离开,然后就如之前写的一样,偶遇了冬日火花。

看完烟花,人群和私家车都纷纷的离开,停车场变得冷清起来,而停车场对面的棒球机处也没有什么人了。心想可能明天就没有机会继续来打球了,又翻出钱包里的硬币,继续体验挥棒击球。

此时,管理员屋里一个老爷爷出来好像在收拾击打到外围的棒球。在向老爷爷解释这是我第一次打棒球时,他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比划着让我试着改变下惯用手和握棒姿势。

按照老爷爷的方法试了下,发现确实比之前要好击中了,挥空的概率大大降低了,心满意足的我又进行了两轮击球。这时老爷爷好像已经收拾好球准备回屋,我冒昧的请求他帮我拍了一张击球的照片,在我说了感谢之后,老爷爷笑着回到了他的小屋。

因为富士急乐园的过山车看起来都很恐怖,而且因为雪刚停不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运转,所以在去完EVA展览馆后便准备骑行返回河口湖,尽管中途有两次被厚厚的积雪阻挡了去处,最后还是成功返回,趁机沿着湖边的路骑行。

由于路边还有积雪,留给自行车的道路非常狭小,车流多时需要十分小心谨慎,本来意图沿整个河口湖骑行一圈,但是因为天色渐暗,只骑行了半圈,便沿着大桥返回,将自行车归还给了店家。

傍晚的时候,心想着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于是又来到棒球机旁,想着继续畅快的挥棒,只见三个澳洲青年在棒球机门口的硬币兑换机处讨论着什么,走近才明白,原来是想尝试不知道怎么玩。

于是我用英文告诉了他们整个操作流程,在谢过之后其中两个便分别进入击球区,因为新手区只有那一台,所以我也就先在旁边观看。

等澳洲青年离去后,我进入最右侧的击球区,然后尝试了第二个区域的,这里球速稍微快一些,球棒是金属的,当球过来与球棒碰撞的时候,可以听到清脆的声响,好像在心里,那么一瞬间,就被棒球的魅力征服了。

等准备离开时,有一个男生进入了最左侧的击球区,那应该是球速最快的发球机了,即使是站在身后,也能感觉到来球的迅速。然而男生应该是很有经验,每一次击球都是有条不紊的,像极了曾经看过的漫画里的击球姿势。又看了几个,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就这样我告别了这个河口湖边的满是绿色的自动棒球机。

来到河口湖第一天到旅舍放置行李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澳洲男生,当时还以为他是中国人,故先用英语问来自哪里,然而得到的回答是来自澳洲,随后他用生涩的中文说,“但是会一点汉语”。我问他之后有什么安排,他说先去吃个晚饭,因为看起来有些疏远,也就没有继续搭话。

而第二天晚上回到旅店里时,相比昨天还多了一群外国人,有四个围在桌边打着牌,还有一对情侣在聊天。看到我的时候,其中一个男子向我打了招呼,我也就顺势坐在距离适中的椅子上,然后彼此相互做了介绍,男子还让另外几个朋友一一做了介绍,虽然我有很用心的记,但是名字太多了,一时间并没有记住。

然后第一天遇见的澳洲男生也从床铺区出来,看起来与这群人也很熟悉了,我俩用中文聊了几句之后,男生便去前台询问哪里有居酒屋,好像是准备去喝酒。几个外国人看起来也有同样的打算,而我因为已经比较累了,便回屋休息,脑海中还依然是击球时的清脆声响与老爷爷的充满活力的微笑。

  1. 富士山下 了却心愿的湖倒影

10-富士山下

河口湖是观赏富士山的胜地之一,然而由于阴天和落雪的关系,只在第二天清晨朦胧中看到了些许身影,随后又藏在云层之中。第三天清晨,刚刚背着背包走出旅店,转头沿着小路望去,高耸的富士山赫然呈现在眼前,内心忍不住的惊喜与激动。

因为富士山在河口湖以北的地方,在湖的北边不易观赏,趁着天气好,快步来到河口湖车站,存好行李后乘坐观光巴士直接去往湖的南侧,此时太阳已经比较强烈,然而庆幸的是,云层还是较少,可以清晰的看见富士山的全貌,顶部覆满了厚厚的白雪,河口湖中映出富士山的倒影,微风吹过,湖面泛起些许涟漪,壮美的景象引人驻足远眺。

因为镜头焦段的原因,即使撑起三脚架也不能很好完成自拍,故一直在考虑请求其他游客帮忙拍一张留影。沿湖的栈道上不时会遇见其他游客,一对中国情侣恰巧经过,因为男生也拿着相机,故请求他帮我拍了一张留影,男生欣然同意,然而可能是因为逆光的原因,最后的照片也不是很理想,如果人物清晰那么背景则过曝,如果富士山清晰,那么人物就过暗。后来又请求了其他几人,因为时间的关系,最后恋恋不舍的离开,回到河口湖站。

河口湖站内,等候列车期间发现一个展台上不断有游客在往自己的本上盖章,当时觉得可能是铁道迷签到的纪念册之类的东西,随后留意到展台上写着,某型号列车将于某日退役,以及感谢的话。

等到列车来时,看到许多人在蓝色的做着哭脸表情的火车头前留影纪念,自己也顺道拍下一张。当列车停靠在每一站时,站台上都有许多人在拍照,挥手。

想着可能无意间,能够搭乘这即将退役的列车,对自己而言,也是一件幸事吧。

那个哭着的火车头面朝河口湖方向逐渐离开,富士山与河口湖倒影相连的画面映在列车的玻璃上,闪烁着光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